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五六章 聚圣山福地【二合一】

作品:太虚化龙篇|作者:六月观主|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1-14 23:21:28|下载:太虚化龙篇TXT下载
  时过两日。

  修行盛典,已至尾声。

  只不过并没有人能够展现出庄冥这样的本事。

  即便庄冥早已退出混战,但论起学士府的计算方式,他仍然能属第一。

  刘越轩看着桌案上的蛟龙,徐徐道来。

  “学士府目前正在排列修行盛典的战绩。”

  “司天府负责此次大战之后,各种善后事宜。”

  “说到这里,南云清很关键,这一次司天府有两大真玄级数的一品大官出面,他们两位,一个是出面要杀你,一个则是出手阻拦了准备去护驾的镇安候,目前已经逃出王城,位置空了下来,南云清的父亲,很有希望被调任上去。”

  “天工府那边,倒是没有出大问题,但是这一次势力重洗,天工府的人应该会有调动,也是一个机会。”

  “而在秘境之前,死了两位军中统领,叛了八位,之前为了阻拦真玄大修士杀你,也死了三位,如今禁卫内部也有空缺,我会想办法,借学士府,尝试将陆合调动,提升他的军职。”

  “还有金不焕,之前替咱们办事,被押在牢里,没能参与这次修行盛典,不过这一次王城混乱时,抓他的那位统领正好也战死了,接下来关于他的文书,经过我手,我会想办法减轻他罪行,借陆合将他放出来。”

  “这一次王城变动,没有伤及我们的人,也没有伤及我们需要的人,也就让我们多出了很多机会,总而言之,对我们而言,颇有益处。”

  “接下来若是进展顺利的话,你要的官印炼制之法,在十年之内,应该便能设法替你取得。”

  刘越轩说着,摊了摊手,说道:“今日楚帝动用国印,以一敌三,战三大巅峰真玄,所以官印这方面的力量,更加令各方重视,可以说是大楚立国根本。除非你能请动你授业恩师白圣君出手,否则凭大楚的国力,凭你我的本事,想要强夺过来,基本没有希望,只能慢慢渗透,慢慢探查,逐一拼凑出来,到了最后,恐怕还是需要我大衍算经,来推衍完善的。”

  说到这里,刘越轩又顿了下,道:“说到这里,那一夜大战,隐约是跟你那恩师,扯上了关系的,具体怎么样,我并不清楚,只是我给老二送酒的时候,听老二跟老三贺子岳谈话时提及,此次留下蒋求仙,也与此事有关。”

  他口中的老二,正是帝师的真传弟子,而今看守蒋求仙的真玄大修士之一。

  刘越轩原本只是白身,之所以能入学士府,官职提升得这么快,其实也是借了老二的关系。

  “蒋求仙……”

  庄冥心中凛然,龙眸当中,略带几分闪烁之意。

  当日蒋求仙不再压制聚圣山剑意,全力出手杀他,意图与他同归于尽,但后来杀他不成,又被帝师挡住,可蒋求仙并未身亡。

  而且他通过聚圣山的真气,也感受到蒋求仙身上的剑意,正在不断减弱。

  当时楚帝传讯,命帝师留下蒋求仙一命,便是为了借蒋求仙,来推算师尊白圣君的剑意强弱?

  白圣君乃是修行人眼中最高的巅峰,高不可攀,深不可测。

  如今大楚胆敢动念推算有关于聚圣山白圣君的事情,也即是说,剑意减弱之事,已经让大楚意识到,白圣君的虚弱?

  “楚帝动用举国之力,必生天灾人祸,付出如此代价,却还是未尽全功,听闻是在那个时候,出了一桩大事,让楚帝为之分心,所以三位真玄巅峰,有一位遁逃而去。”

  刘越轩说道:“此事是帝师,亲自记录入册的,其中内情,少有人知,我是听得一二,借大衍算经,推算了三分……”

  “推算出什么了?”庄冥问道。

  “推算不出来。”刘越轩摇头道。

  “推算不出来?”庄冥眉头紧皱。

  “指向聚圣山,一片朦胧,不过……”

  刘越轩停顿了下,说道:“不过那夜一战,确有许多动静,只是我们修为不足,未能探查,当时我听老三贺子岳对蒋求仙颇为恼恨,老二劝说之时,又提了一句,天门撼动,着实震撼。”

  庄冥一言不发,眼神微动。

  刘越轩说道:“我修为太浅,他们反而不太避讳我,而且这些事情,应该不算是涉及大楚的隐秘,所以当时问了一句,如今凭借我从学士府所知的消息,大致有了猜测的方向。”

  “如何?”

  “那一夜,白圣君剑动天门,凡真玄境界,已凝就真玄之印者,俱能感受大道颤动。”

  “剑动天门……”

  庄冥微微闭目,心中念头转动。

  世人修行,大道通天。

  冥冥之中,大道无尽。

  但据传真玄九印,为世间绝顶,无法更进一步。

  听闻是因为,有上古大神通者,在铸鼎登仙的境界之前,封住了大道,炼就了所谓的天门。

  上古时期,能入天门者,即可为仙。

  但上古之后,天门封闭,六万年间,无人能踏过天门。

  世间修行者,哪怕真玄九印,巅峰修为,碍于各种原因,亦有高低之分,如百丈蟒蛇,与百丈真龙,同为百丈,也强弱不同。

  真玄巅峰大修士,能大道通天,立身天门之前的,寥寥无几。

  而达在天门之前,仍能留有余力,而攻伐天门的,当世唯师尊白圣君一人。

  只是,强如白圣君,却也无法越过天门。

  “冥冥大道,天门虚幻。”

  刘越轩说道:“他剑击天门,撼动的不单是一座天门,更是天下修行人的大道阻碍,因此真玄之境,皆能感其壮举,而且,他并非初次剑击天门,只是这一次,前所未有,剧烈无比,所以让许多真玄大修士都为之震动……听闻当今楚帝,是在斗法末尾之时,被剑击天门的动静所影响,才未能将最后一位巅峰真玄大修士留下的。”

  庄冥默然片刻,说道:“剑击天门一事,我曾听大师兄提过,应该不假,但剑击天门,究竟会有什么后果……”

  他抬起头来,看向刘越轩,说道:“关于这点,我从来不曾听过。”

  刘越轩微微沉默,他将大衍算经取出,放在了桌上,法力运转,点了上去。

  庄冥看了一眼,朦胧不堪。

  刘越轩稍微闭目,一掌按在上面,片刻后方是收回,他沉默片刻,似乎在思索什么。

  过得许久,才见他归纳梳理完毕,方是睁开眼睛,沉吟着开口。

  “大道天成,乃是天地自成,但是大道上的天门,则是上古大神通者所造。”

  “学士府记载,此举属扭转天地,变幻乾坤,是更改世间定理,而能够改天变地,扭转道理的,修为之高,完全不可想象。”

  “白圣君当世最强,但也仍然还是真玄九印,尚未铸鼎成仙。”

  “但是那上古的大神通者,定然在古老的仙神层次中,也是巅峰一般的存在。”

  “天门与大道,已经融合为一,也如天地之定理。”

  “白圣君想要撼动上古大神通者的本领,便如撼动天地。”

  “逆天之举,必有反噬。”

  “他这算是遭了天谴。”

  刘越轩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说道:而且这一次,蒋求仙很高兴。”

  庄冥眸光闪烁,说道:“你说他很高兴?”

  刘越轩说道:“蒋求仙提了一句,他体内剑意日渐消去,自身修为逐渐恢复,便代表白圣君日渐虚弱,甚至濒死不远,有生之年,能见白圣君陨落,死而无憾。”

  庄冥默然片刻,说道:“剑击天门,虽有天谴,但数百年来,也不曾让他老人家,有性命之危……”

  刘越轩叹道:“可是贺子岳提了一句,这一次前所未有地强烈,极有可能是白圣君多年来伤势积累,自觉时日无多,拼死而孤注一掷。”

  说到这里,刘越轩又想到什么,道:“白圣君是东洲第一强者,他的陨落,事关重大,但是我昨日见过帝师,他的心思好像不在白圣君本身上面,似乎在聚圣山。”

  庄冥闻言,沉声说道:“你这是何意?”

  刘越轩摇头说道:“关于此事,学士府应该有封存,但我资格不够,不好探查,不过……还有人能查。”

  庄冥问道:“谁?”

  刘越轩应道:“南云清。”

  庄冥眼神稍凝,道:“司天府?”

  刘越轩说道:“王城之内,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学士府,不过如今乱象未平,加上修行盛典尚未结尾,南云清官位不高,不至于被人盯上……你若去找她,注意自身。”

  人杰榜上最具谈资的豢龙君。

  聚圣山十三真传弟子。

  引动真玄风波的人物。

  学士府再是忙碌,再是混乱,也不可能将庄冥视而不见。

  “无妨,上元分神化念之术,以及这阴阳遁法,也不是白学的。”

  庄冥声音才落,便把身形一展。

  如今他还是蛟龙面貌。

  而他身形一展,便多了一条蛟龙。

  眼下无须斗法,人身所在,只在静修。

  此刻在刘越轩面前的,便是真龙本体。

  于是便以这真龙本体,分出一条龙身虚影来。

  “妙哉!”刘越轩笑道:“他们盯着你,可不会过多盯着我,从我这边过去,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他们在意的是聚圣山弟子,而不是豢龙君。”庄冥平静说道:“只要有一道蛟龙虚影在我肩上,他们就足以放心,而不会料到,我已分化出蛟龙之身,在外行走。”

  “行罢,你去寻南云清,我回学士府办事,另外想办法探一探关于聚圣山的事情,估计在明天午后,我才能回来。”

  “万事小心。”

  “论起趋吉避凶,我比你还在行。”

  刘越轩拍了拍胸脯,大衍算经就在这里。

  虽说修为不足,无法时刻推衍世事,但至少趋吉避凶的本领,还是有的。

  而且关于探知聚圣山的消息,虽然因为关乎聚圣山,显得十分模糊,但是如何进入藏库,他也有了主意。

  他盯上了负责文书归档的那位。

  只要今日借力,让这一位被调开,便会找人顶替。

  找人顶替,自然是有时机的。

  只要在适当的时机,出现在帝师面前,便十拿九稳了。

  很多时候,一个时机,便改变一生。

  很多人根本无法掌握这个时机。

  但对刘越轩来说,却轻而易举。

  正如太微道人的时机,早一个呼吸,或者晚一个呼吸,都不会被马车撞死,可他在刘越轩的影响下,便还是在那个时机里,不早不晚,被马车撞死了。

  在刘越轩的帮助下,太微道人对这个死亡的时机,把握得分毫不差。

  “明天入夜之前,我会回来,到那时候,把你跟南云清的谈话内容,告知于我,当然,若是打情骂俏这方面的,就可以免了。”

  ——

  南家小院。

  南云清正在运功修行。

  但瞬息之间,心中便提了起来。

  有一股熟悉而亲切的气息,逐渐临近过来。

  但她的脸色,却渐渐显得苍白。

  近些时日,她几乎忘了这么一道气息,几乎忘了在蛮荒的遭遇。

  可是这一刻,那一道气息临近了。

  如此亲近熟悉的气息,比起自己那位严厉的生父,还要更加感到亲切,却偏偏让她无法生出那种欢喜的念头。

  “你……”

  南云清微微咬牙,看着窗户。

  窗户当中,浮现出一条小龙来。

  仅一尺长,一指宽,顶生独角,双爪搭着窗沿,探了过来。

  “龙君。”南云清施了一礼,低声道。

  “你不愿见我?”庄冥出声道。

  “不敢,我只是……”南云清脸上略有慌忙。

  “许久不见,你对本座,似乎有些疏远之感?”庄冥语气幽深,暗藏深意。

  “我……”南云清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本座不管你在想什么,但有一件事,要你去探。”庄冥出声道。

  “什么事情?”南云清迟疑道。

  “东洲第二福地,聚圣山福地的一切记载。”庄冥说道。

  “聚圣山?”南云清先是怔了一下,旋即露出极为复杂的神色,她想起来这位继承上古血脉的龙君,也是聚圣山的十三先生。

  “以你在司天府的地位,查阅各处典籍,想必不难。”庄冥缓缓说道:“但是,如今我身份暴露,加上眼下各方真玄人物,都在猜测聚圣山白圣君的处境,因此有关聚圣山的事情,定然也更加令人注意,你须得小心谨慎,不能被人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