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小杂役奇遇记

作品:霸神一心|作者:炎龙小修|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1-14 04:20:57|下载:霸神一心TXT下载
  “一心,一心,你个冤家,死哪儿去啦?都叫你半天了!哼!”

  香风扑鼻,声腻心田,雕镂花门被吱呀推开,一根青葱玉指点在了少年凌乱的额前,少年身体微不可查的向后退去,清朗的一笑:

  “丽姐,说笑了,我刚带着两位官人去了里间,这不就急急的来您这来了么,您有吩咐啊?!”

  “还算你小子识相,去管哥那,拿点那个东西来。”丽姐赏了他一个妩媚的大白眼,顺带着将滑落到手臂处的薄纱罗衣向上提了提,遮住了胸前一片雪白,媚眼中失望之色一闪而逝。

  “管哥那?你这可真是难为我啦!”李一心一脸古怪,点了点头,转身向内堂走去。

  “哼,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嗯……”

  “不会放过谁啊?”一只大手沿着丽姐的领口深深的探入;大臂上一只狰狞的蝎子形纹身分外的刺眼,一心鬼使神差的向后看了一眼,刚好看到这一幕。

  丽姐身形顺势一倒,碰的一声,房间里传出一阵嬉闹声……

  来去也就几分钟时间,一心缓步来到丽姐门前,轻扣三下房门,便束手立于一旁,已经不是第一次帮丽姐拿这东西了,看着手里明黄的药瓶,一心嘴角抽搐,心里为门里那位仁兄默哀三分钟。

  “嗯?”李一心立于门外,将近一分钟,里间安静的可怕,这可和平时不一样,事出反常必有妖,一心心里有些焦急,沉稳如他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又是茶盏功夫,气氛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一心忍无可忍,吱呀一声推开房门,噗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连滚带爬,三步并作一步,暗恨自己老娘不给自己多生出几条腿来 “妖怪啊!……”一声惊呼响彻乐春园上空,惊起鸳鸯无数,一阵阵叫骂声此起彼伏。

  “我操,哪个杀千刀的,哥哥我刚准备提枪上阵,要是吓出个毛病来,谁来负责!”

  “……”

  “碰!”一心心神失守,慌不择路向外狂奔,可没跑出几步,便觉得身体一轻,双眼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走廊上很快就聚满了人,个个衣衫不整,面漏愠色,讨论的当然是那突如其来的一声惊叫,一股淡淡的咸腥之气弥漫开来,淡不可闻,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有些奇怪为毛自己跑到走廊上来,不在房内享受鱼水之欢?这么诡异的一幕发生的是那么自然,竟没有任何一人觉得不妥,不可谓不奇怪。

  直到三天后,一则惊动整个夏梁府花界中人的劲爆消息传出,乐春园当家花魁——杨丽儿居然莫名奇妙的失踪,消息乍一传出,让无数花丛中人捶胸顿足、暗自悲切。当官府清点人员时,顺带着发现一名叫做李一心的小杂役也一同消失……

  周围昏暗不可视物,空气泛着潮气随着微弱的空气流动,让人感觉很不舒服,远处隐约听到水流声,李一心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后颈,茫然四顾,“这是哪里?那头怪物哪去了?”猛然想起丽姐床上那头狰狞的紫色怪物,李一心茫然的目光中顿时布满了恐惧,猛然转头四处查看,不想牵动了颈部的伤口,让他呲牙咧嘴。

  周围太暗了,隐约看到在他左前方不远处,有一个人站立着,壮着胆子,李一心小心的靠了过去,

  那是一个女人,低着头,长发遮住了整张面孔,虽然昏暗,李一心却觉得这身衣服有些眼熟,难道是?李一心心里惶恐不已,这不正是丽姐那身衣服吗,水花稠的,她喜欢的紧,要不是有重要的客人,她绝对不会穿出来的。

  “丽姐!”李一心轻唤了一声,近在咫尺的人儿却毫无反应,李一心伸手在“丽姐”身上轻拍了一下,“哗啦啦!”一声响,那站立的“人”如同散落的沙石一般,迅速跌落到了地上,激起了一片烟尘。

  李一心惊愕的无以复加,在那一瞬间,李一心看到了对方得脸,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双眼暴突,布满了褶皱,如同老树陈皮,丑陋不堪,就像一具干尸,丽姐怎么会变成这样?出于本能,或者是惊吓过度,李一心猛然向后退去,“砰!”李一心整个人身体僵硬,呼吸几乎停止了,他感觉到自己撞上了一个人,一个非常强壮的人。

  “你醒了!”声音很平淡,在这静逸的山洞中确是如此的突兀,李一心能够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机械的转过了头,双目都快被他瞪出了眼眶。

  “是...是...是...是你?”李一心说话都直打哆嗦,颤颤巍巍的说出了一句让他恨不得扇自己一嘴巴的混账话。

  “哦?你认识我?”声音不再那么平淡,似乎有了那么一丝波澜,李一心瞬间感觉到周围的温度猛然间下降,忍不住牙齿打颤。

  “您...您...您是丽姐的客人!”李一心觉得对方似乎是要对自己不利,赶紧解释道。

  “我是妖怪?”声音中多了一丝玩味。

  “......”李一心沉默不语,任他平时八面玲珑,此时也是哑口无言,这人明摆着是个妖人,可是却这般调笑他一个小杂役,是意欲何为?

  “你想怎样?”李一心把心一横,身体不再颤抖,语气也变得自然了些,因为他觉得如果这个妖人要杀他就不会等他醒来,更不会和他调笑,想通了也就放下心来。

  “胆色不错,也很机智,知道我还不想杀你。”沉吟了片刻,那人继续说道:

  “我给你两条路选择,第一条,就是死,第二条嘛,就是跟我学习本领?”、

  这两条风马牛不相及的条件,是个正常人都不会选择去死,更何况李一心还是死过一次的人,不过这里面肯定有着阴谋,可是李一心有得选择么?答案是肯定的,他没有。

  “我选择第二条路,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再次变冷,李一心赶忙解释道:

  “我想将丽姐安葬了!”

  “就这个条件?”紫衣人有些诧异;

  “对!就这个条件!”

  “好的,我答应你了!”说完,紫衣人不再说话,幽暗的山洞中再次安静下来,只有李一心粗重的呼吸声。

  李一心也不耽搁,当即循着风流动的方向,向着山洞外跑去,不久后山洞外穿来噼啪声,还有挖土的声音,紫衣人眼中精光一闪而逝,转身来到一处干净的石头上,盘膝坐下,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不多时,李一心去而复返,在“丽姐”身前跪下,慢慢的将丽姐的尸骨收拢到长袍中,转身出了山洞。

  一个时辰过去了,紫衣人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虽然周为十分昏暗,对他来说却没有任何影响,在他不远处,李一心盘膝而坐,像是睡着了,紫衣人不禁有些好奇,出了这么大的变故,这个少年除了最初的惊慌,之后的表现让他十分的惊讶,这真的一个少年吗?

  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做到如此镇定,更何况这是一个时辰啊,这个少年只用了十几分钟便将那个被他吸干精血女人安葬好,之后就来到自己近前盘膝坐好,不禁没有打算逃跑,竟然“睡着”了,这让他惊奇不已。

  “你叫什么名字?”紫衣人对着“熟睡”的李一心询问道。

  李一心“熟睡”的身体微不可查的抖了抖,睁开双眼却没有立刻起身,也没有回答紫衣人的话,而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朝着紫衣人行起了三百九叩的拜师大礼,方才缓缓站起身来恭敬无比的回道:

  “请师傅赐名!”语气中满是恭敬。

  “哈!哈!哈!”紫衣人狂笑不止,声如洪钟大吕,震动的整个山洞嗡嗡作响,土石簌簌掉落。

  “好,好,好,你很好!”眼中精光爆闪,死死的盯着李一心,想要将他看透一般。

  “为师名为落尘,秉属夜阑,现在起你便是我的记名弟子,赐你一心为名,你可喜欢?”

  李一心身体一震,这落尘显然是知道他的名字,却依旧赐他名字一心,显然是对他非常的欣赏,赶忙躬身谢过。

  身为乐春园小杂役,不说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却也差不了多少,何况他两世为人,对善恶早已看透。何为善?何为恶?都是笑话。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善。不论是他穿越前的文明社会,还是这个让他迷茫了许久的夏梁府,善恶都是掌权者的游戏罢了。

  落尘看着面色镇定了李一心,越看越是喜欢,虽然自己自己现在的境况不是很好,先不说他是否有资质继承他的衣钵,光是这份心性,此子就注定不凡。

  “一心!”

  “弟子在!”李一心躬身行礼。

  “既然你已入我门下,为师也就开门见山了!”停顿了一下,见李一心面上并无变化,落尘继续道:

  “为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李一心面无表情,落尘不禁眉毛抖了一抖接着道:

  “为师现在正在逃亡!”李一心依旧毫无反应。落尘不禁有些惊讶,心中更是欣喜,转入正题:

  “即使为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正在被人追杀,你可还愿入我门下?”

  “是,弟子愿意,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即使认贼做父!”声音铿锵有力,像是誓言一般掷地有声,李一心抬起稚嫩的面庞,清秀,空灵的双眼中写满了坚定,震撼落尘的心灵,这是怎样的一个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