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九十四章,下血本

作品:地府代理人|作者:笔下通幽|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08-14 08:59:49|下载:地府代理人TXT下载
  风无涯离开之后,茶青还是没能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谢前辈未免也太神通广大了吧,这可是太一剑宗的宗主啊。”

  茶青非常清楚,方才风无涯态度瞬间转变就是因为谢必安,若是她没有提及谢必安,恐怕早就被轰出山门之外了。

  想到这里,茶青无奈的苦笑一声,“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谢前辈的实力啊,能够让太一剑宗宗主都如此毕恭毕敬的存在,恐怕境界绝不会在神隐六之下,甚至还会更高啊。”

  不到一刻钟,风无涯去而复返,将一枚须弥戒递给了茶青,笑道,“这里边就是我整个太一剑宗所有关于金剑令的记载了。”

  茶青赶忙起身接过,恭敬的行了一礼,“那就多谢风宗主了。”

  “不敢不敢,能为谢前辈效劳才是我太一剑宗的荣幸,有谢前辈在你北城,那看来下次大劫你希望城应该无需担心了。”

  这么说着,风无涯一脸讨好的看向茶青,笑道,“还希望茶姑娘能在谢前辈面前替我太一剑宗美言几句,在下次大劫来临之际,若是能空出手来,希望前辈多多庇护我太一剑宗。”

  此话一出,茶青吓了一大跳,方才他以为风无涯之所以如此毕恭毕敬可能是因为谢必安的境界,可现在她不这么想了。

  从风无涯的话语之中,不难听出,谢必安是拥有着抵御千年大劫的能力的,那可就不仅仅是境界高那么简单了。

  一想到这里,茶青都有些懵了,能够抵御千年大劫,那可是世人梦寐以求的力量,活在这中州中部的所有修士之所以如此热衷剑意的修炼,甚至相比于剑意,连境界都被排在了第二,就是因为这千年大劫。

  若是能解决千年大劫问题,恐怕谢必安将会成为人人哄抢的对象,毕竟那可是能保命的手段。

  想到这里,茶青脑袋一热,忽然生出要将谢必安死死和北城绑在一起的想法。

  “风宗主放心,那什么,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毕竟谢前辈还等着这些材料呢。”

  茶青开口到。

  “对对对,茶姑娘赶紧上路吧,别让谢前辈等急了。”

  这么说着,风无涯将茶青送到山门之外,这才一作揖,“山门事物繁多,我就不远送了,姑娘一路小心。”

  “多谢风宗主。”

  告别风无涯之后,茶青赶忙启程,向着北城的方向急速飞去。

  现在她已经处在极度兴奋之中,下一次的千年大劫还不到十几年的时间,这段时间北城可是处在极度紧张之中。

  每次大劫,希望城死去的修士是最多的,如果那谢必安真的能够抵御大劫之中的毁灭剑意,那这次希望城的损失将会是前所未有的少,甚至不会有所损失。

  每次大劫洗礼之后,必将掀起一番大战,为了修炼资源,太一剑宗和南国都会在希望城大肆搜刮一番,这也是希望城一直无法发展起来的缘故。

  若是这次有谢必安的帮助,最起码南国和太一剑宗就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在大劫之后洗劫希望城了,如此一来,希望城的损失将会降到最低,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站到与太一剑宗和南国持平的位置上去。

  想到这里,茶青就恨自己境界太低,飞的太慢。

  三日之后,北城酒楼之中,谢必安手握三份手札,这是太一剑宗、南国和希望城所有关于金剑令的记载,可以说现在谢必安已经得到了中州中部所有关于金剑令的消息。

  看着这三份记载,谢必安露出一丝微笑,“在找到这金剑令之前,本座恐怕得先把境界提升到了神隐五层,半步六层的地步,否则根本无法与那斩仙道人相抗衡。”

  这么想着,谢必安打开手中的三份资料,注意阅读起来。

  一天一夜的时间里,谢必安都把自己关在房间中阅读资料,不放过任何意思疑点。

  而与此同时的北城高层之中已经炸开了锅。

  “什么,抵御千年大劫!茶青,你不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北城城主元照亭一下子从主位之上站了起来,皱着眉头看向殿中站着的茶青。

  大殿之中还有两人坐在那里,其中一位就是与谢必安有过一面之缘的葛一凡。

  “茶青,有些话不能乱说,这千年大劫尤其是区区一人能够解决的。”

  葛一凡也是微微皱着眉头开口。

  茶青微微摇了摇头,将自己去往太一剑宗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这下,所有人都不镇定了。

  元照亭一脸不敢相信的开口道,“你去了太一剑宗,风宗主真的和你这么说的?”

  “千真万确。”

  茶青坚定的点了点头。

  她这么一说,元照亭和葛一凡同事吧目光投向了坐在左手第一位的那名老者身上。

  “老祖,这事儿,您怎么看?”

  那老者名元田乃是北城老祖,境界稳居神隐五层,拥有界胎,乃是北城最大的依仗。

  元田听完茶青的话之后,轻轻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思索许久之后才开口道,“既然风无涯都这么说了,那多半是真的,再说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个谢必安,我们绝对不能松手。”

  “说的有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个谢必安可是能以一人之力灭杀霸家两位老祖的存在,我们……”元照亭有些没有信心的开口。

  “这谢必安的确是个大才,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作为,看来一般事物根本无法入他法眼。”

  这么说着,元田深吸一口气,“得下血本了。”

  “下血本?”

  元照亭一脸苦笑,“我北城那还有什么血本啊。”

  元田忽然站起身子,“听闻这谢必安对界胎乃是情有独钟,那就由老夫亲自出马,为他寻一份界胎来!”

  “界胎!那东西岂是说寻就能寻到的。”

  元照亭有些无奈的开口到。

  “一些散修先天神明还是有的,而且也并非什么善人,如屠夫一般无恶不作,老夫虽说年事已高,可好歹也神隐五层修士,若是拼尽全力,要夺一份界胎也并非不可能!”

  元照亭还想说些什么,元田便大袖一挥,打断道,“不用再说了,老夫也还想看看自己这身老骨头还能不能经得起折腾呢。”

  这么说着,元田身形一闪,消失在大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