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比武

作品:民国之国术宗师|作者:王清谈|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6-08 10:05:29|下载:民国之国术宗师TXT下载
  每天一千下的劈撩抹剌练完,王洪没有停歇,一抖手上的铁坯剑,脚下迅捷不羁的变化起来。

  游弋辗转中,粘杆抢位,棍内连打,流水点戳,寻隙出峰,断手剌眼破甲,三回九转皆从剑花而出,无一定式,把那两刃一尖厚脊短身的怪剑发挥个淋漓尽致。

  练到兴起,周身活范,筋骨齐鸣,腾挪间,铁剑连连剌在了木桩上,发出声声闷响。

  “别拆房子了!”

  母亲从屋里走出来,把手里的衣服递给了王洪:“给你姥爷送去。差不多了就说家里有事,让你姥爷先回来”。

  看王洪先把铁剑放好才过来接衣服,母亲横了他一眼:“都啥年代了,还往死练这些没用的?”

  王洪接过衣服,不服气的说了句:“守铁道的小日本子还天天练着哪”。

  却见母亲脸色阴沉了下来:“跟日本子比,你是不是找抽?”

  王洪不敢反驳,“嘿嘿”干笑两声,赶紧出门,往陈家拳房走去。

  母亲看着儿子的背影,心里想:高中都快毕业了,还天天琢磨练武,是不是该给找个媳妇收收心了?

  等王洪走出胡同,刚好看到一队荷枪实弹的日本兵正打着手电筒巡逻铁路。王洪恨恨的呸了一声,在心里咒骂道:“小日本子,没喷子,分分钟干你们回老家”。

  谁都知道,小日本子在打东北的主意,可王洪恨的不光是这事儿。

  父母说,他家原本在西边,离火车站不远的地方,在日本人修铁路时给强占了,成了国中之国的日本铁路附属地。

  母亲现在病恹恹的,就是那时被赶走时,搬家路上被日本兵故意挤到桥下落的病根。

  一进陈家拳房,王洪就听到里屋有人膛音如挫般在讲着什么,他放慢了脚步,好奇的听了起来。

  “……前年国术大考,全国各地的国术馆都派好手去争个好名次。我告诉你们个秘密,练过拳击的,名次都在前边。武状元叫朱国福,兄弟四个都练过拳击,结果几百号人中,他们哥几个都进了最优等。我当时要是报上名,拿个优等都没问题”。

  “我跟你们说,拳击这东西比咱们练的国术好多了,我一路走过来,都没遇到个对手,一个个的名头挺大的,一下场子,就露馅了。

  锦州张三,你们知道吧?跟我叫号,我也没让着他,一拳就把他打晕了。

  大连的郑大刀……

  沈阳的林把式……

  营口赵老四,那名声大的,当着上百号徒弟,非要跟我比划比划,我实在推不过了,让了他两招,一拳打过去,他就鼻口窜血,立刻要让场子给我,我哪能要啊,赶紧走了”。

  王洪站在屋门口,听着这个人一拳、一拳的打倒了好几个辽东武术圈的人物,就觉得这个‘空子’还能耍一嘴的‘惊’活儿,挺有意思的,便仔细看了看那说话的人。

  空子是说这个人不是江湖人,说的都是外行的话。

  惊活儿,巾门常用。江湖中,看相算命最擅长。他们没有真本事另说,却能在张嘴几句话间,就把人吓唬住,进而黏住人,收取钱财。

  那人客座上坐着,身材魁梧高大,眼睛圆睁,腮帮处鼓着两团肉,说话嗡嗡的震人耳朵,凶悍之风,迎面而来。

  边上陪坐的都是本地戳杆教拳的,跟姥爷在一起的几个老人家都是爷爷辈的老拳师,其他几个中年壮汉都是叔伯辈的拳帅。

  安市武术圈子就这么大,这些人王洪都认识。

  唯一一个年轻的,是这陈家拳场里的大师兄,叫李帅。

  李帅家里开大米铺子和一间客栈,却整天不务正业的琢磨练武,也时常找王洪一起耍刀弄枪,两人很熟悉。

  王洪看了一圈,才发现,座上的人,除了客座上这位眉飞色舞的,讲起来没完,其他人却一声不出。姥爷是个老江湖,此刻也只管坐在那儿把玩儿着手里的酒盅。

  那练少林拳的杨叔和练二十四路弹腿的李叔,还有李帅,这三个人低头丧气的,极不对劲。

  主座上的陈师父礼貌式的恭维了一句:“赵师父,您真仁义”。

  只见这赵师父头一扬,露着黑乎乎的大鼻孔,说了句:“练武之人要有武德,这里都是自家人,我才说说实话:咱们辽东这片,真没什么高人。其实啊,我输的也多了去了,在上海跟洋人们一起打拳,输赢都是常有的事儿”。

  “那个小杨啊,你用少林拳跟我比拳头肯定不行,你拳重,可步子不活,跟我练几天就好了。小李,我全场都在出拳,你就是起腿也一样输。我不怕告诉你,拳击这东西才实在,一拳是一拳,你起腿的工夫,我一秒三拳打过去了,根本不给你机会”。

  那杨师父头不抬话也不接,李师父更是直接把脸扭到了边上,气的鼻子都歪了。

  王洪被姥爷灌了无数江湖经验,一听就知道,这两位啊,是落到人家的路数上了,被人家打了个没脾气。

  “还有这孩子”。这赵师父把手指向了李帅,说道:“你那发力不对劲儿,打不动我”。

  李帅一脸的不服,却没有说什么,他师父坐在主位上,脸色也难看起来。

  “咱们练国术的,应该认清现实,花拳绣腿什么的可以丢掉了。你们说,练了一辈子的拳,不上擂台比试比试,不看看自己能不能打,那还叫练拳的人吗?我练拳击这东西就是为了能打,能上场打。谁行谁不行,拉出来打一场就知道了”。

  说话,这赵师父得意的拿眼睛横扫了一圈。

  王洪心道:“花拳绣腿是为了走江湖,自然不咋的,可国术的根本是上阵杀敌,哪有空手的?这赵师父对国术的理解太浮浅了。凭他这体格,欺负一般人,还真是一个来一个来的。仗义行侠、保国强种的国术变成了没事打架玩了,也亏他说得出口”。

  不由的在脑海里把古人拔剑四顾、提刀独立的意象,换成了这膘肥大汉高举着两个拳头,这一比较,趣味横生,让他差点笑出声来。

  姥爷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无意中看到王洪傻笑着站在门外听故事,就挥手叫他过来,接过衣服说:“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不待众人说话,就要起身离开。

  李帅看到王洪却一下子跳了起来,拉着王洪就对着赵师父说:“这是边老爷子的外孙,刀法在安市头一号,赵师父,试试?”

  姥爷一听就不高兴了:“李帅,王洪才练几天啊?你让他来掺和什么?”李帅常往王清家跑,叫了声:“姥爷,没事儿”,就拉着王洪追问赵师父:“赵师父,能试下不?”

  那赵师父抬眼看了下学生模样王洪,清瘦的身材,脸上白净斯文的样子,心道:眉清目秀的,还敢说第一?

  见王洪实在不象武人,他忍不住站了起来,眼睛斜看着王洪,嘴上却客气的着:“那就领教下安市刀法的头一号吧”。心里却是打定主意,要把边老爷子这个有文化的外孙收到手里。

  这赵师父一站起来,王洪顿时感觉到一面墙迎面压了过来。那赵师父起码有一米八几,高他大半头,脖子粗、胳膊粗、大腿粗,光这体格,在场的汉子就都给比了下去。

  见这赵师父看不起他的样子,王洪的好胜心性也被激了起来,心里跃跃欲试起来。

  李帅见王洪没有反对,心道:总算有人收拾这老不要脸的家伙了。不等王洪的姥爷发话,就飞快的跑到屋外抓了两根七八十公分的短棍回来,嘴上说着:“就用棍子吧”。

  说着就绕过有些恼火的姥爷,给赵师父和王洪一人递上了一根。

  王洪好久没跟外人交手了,拿着短棍就退到桌子边上。

  赵师父却大踏步的走向屋外,边走边说:“屋里地方小,到外面拳场上吧,我教你几招洋人的东西”。

  王洪愣了下,心道:洋人也有刀吗?

  姥爷见架在这里,不比不行,就对王洪说:“小心一点”。

  王洪点了下头,提着短棍走到外面拳场,只见赵师父已经站在那里,脚下不丁不八的,用棍子指向王洪,说:“来,小朋友”。

  杨叔李叔和其他的人围在了周围,一看两人,心里都有些别扭,电灯下面,一个是熊腰虎背的壮汉,一个却是个乳臭未干的白净学生,差别太大了。

  一个个不由的替王洪担心起来。

  王洪按规矩,左手倒提着短棍,行了个拳礼。

  不等王洪按规矩说出场面话,那赵师父哈哈笑了起来,说:“挺有模样的啊,你过来吧”。

  王洪愣了下,他还没见过这么无礼托大的人。

  棍交右手后,想着东洋刀法知道些,可西洋刀法没听说过,会是什么样呢?不由的就带了些心虚。

  于是,手中的短棍就小心的划着小圈,试探着往那赵师父身前靠。看着那赵师父人高马大的样子,心想:身大力不亏,这棍子可不能让他磕实称了。

  他这么想,也是赵师父的想法。这赵师父还真不怎么会器械,只想着凭借体格把王洪手里的棍子打飞。他觉得,只要棍子碰上就赢定了。

  见王洪手是摇着小圈儿,他拿着短棍就抖了个半米大的腕花,举着棍子一个大步蹿了上来,劈头盖脸的就砸了下去。

  见这赵师父耍出腕花,王洪的心里瞬间就松了口气。

  是不是行家,只有行家才知道。

  等这赵师父大步上前劈棍时,王洪直接哼了一声,忍不住暗骂:“就是卖大力丸的棒槌”。

  他也上了一步,步子不大,却正好够用。

  手往前迎,棍头如闪电般冲出小圈儿,敲打在那赵师父持棍的手上,他那抡的风声呼呼的棍子脱手而出,撞在远处的墙上,弹的叮当乱响。

  王洪棍子一绞,虚点在那武师的胸前,却立刻收了回来。

  然后退了三步,棍交左手,收于肘后,又行了个拳礼,说:“老师让手了”。

  那乖巧的样子,跟刚才交手时那一下的兔起鹘落简直不像一个人。

  赵师父愣在那里不敢相信,哎?输了?一招就输给个大孩子?

  有心想再来一场,可除了这拳房的陈师父和王洪的姥爷,别人都围着王洪在说话。

  他也光棍,明明心里在暗骂:娘的,比拳就行了,跟他比刀干吗?这地方栽了,又得换个地方圈人头。

  可嘴上却说:“这孩子行,边老爷子有绝活,这绝对的安市第一刀。论拳头我不怕谁,论刀,他是这个”,说着,竖起了大拇指,又呯呯的敲着胸口说:“英雄出少年,我这输的心服口服!”

  李帅叫声最大:“王洪,我就知道你行,啥时把你家刀法教我些,让我也学学”。

  杨叔呵呵笑着说:“这刀法行啊,我得让我家老大找你学学去”。

  李叔横着眼睛看向赵师父:“你这刀法啊,还真是不能打,只能杀”。

  练螳螂拳的钱爷爷,年纪也不小了,说了句实在话:“这刀法还就是杀人用的,没几个人能挡住,别耍给不懂的人看了”。

  赵师父极不自在的干听着,姥爷看差不多了,也不想闹大,赶紧说场面话:“赵师父,小孩子不懂事,手上没轻没重的,你可别介意”。

  说罢告辞,拉着王洪出了拳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