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24章 我带你回家

作品:秘战|作者:沉默似铁|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14 00:04:33|下载:秘战TXT下载
  傍晚。

  运河北街。

  童潼沿街慢慢的走着,她心里隐约的感觉到,小兰不太可能认错人,朝夕相处一年多时间,怎么可能认错呢。

  她今天是特意出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也遇到那个“服部美奈!”

  “麻花,又酥又脆的大麻花嘞!”

  “甜苹果~”

  “冰糖葫芦,冰糖多嗳~”

  “枣子糕,快来买呦……”

  现在是下班时间,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叫卖声此起彼伏。

  看到冰糖葫芦,童潼忍不住走了过去,说道:“买一个糖葫芦。”

  另一个女人和童潼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买一个糖葫……”

  童潼扭脸看了女人一眼,险些惊叫出声,站在她身侧的赫然就是服部美奈!

  虽然没见过面,但是童潼看过服部美奈的照片,姜新禹的卧室里,至今还摆着两人的结婚照。

  只不过眼前这个“服部美奈”和照片也大不相同,脸上看不出太大变化,身材胖的像是一个孕妇。

  女人付了钱,接过糖葫芦转身就走。

  “小姐,您的糖葫芦,拿好了。”商贩殷勤的说道。

  眼看着女人越走越远,服部美奈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掏出一张钞票,递给卖糖葫芦的,说道:“不用找了!”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朝女人追去,商贩在身后喊道:“小姐,你给的钱不够……”

  “回来再给你!”童潼很怕跟丢了那个女人,没理会商贩的抱怨声。

  在街角看见了女人的背影,童潼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的凑到近前,说道:“你是服部美奈吗?”

  女人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看童潼,说道:“请问,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童潼点了点头,重复着说道:“你是服部美奈吗?”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姓姜。”

  “啊……”

  女人礼貌的对童潼笑了一下,继续向前走去。

  童潼心里释然了,照片和本人总是有些不同,加上女人的亲口否认,那就可以肯定是认错人了。

  卖糖葫芦的商贩追上来,说道:“小姐,糖葫芦钱……”

  “这下够了吧!”童潼把两张钞票递过去。

  “用不了这么多……”

  “不用找了!”

  “谢谢小姐。”

  童潼心里很高兴,对于她来说,认错人是好事,免去了好多无法解开的麻烦。

  到了家里,姜新禹已经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小姐,一下午你去哪了?”小纽扣关切的问道。

  童潼脱掉外套,扔给小纽扣,说道:“我去找服部美奈了!”

  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出自童潼之口,并没有让姜新禹觉得太过意外,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过多的表示。

  小兰在一旁惊讶的说道:“小姐,您,您也看到了?”

  “对呀,看到了,我估计她应该是住在附近,要不然怎么会经常遇到呢!”童潼分析着说道。

  小兰瞟了姜新禹一眼,低声对童潼说道:“是她吗?”

  童潼大笑着说道:“别紧张了,不是她,认错人了!”

  听小兰这么说,姜新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童潼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慢斯条理的说道:“小兰昨天遇见一个人,说是长得像你的日本太太,我今天特意出去,转了一下午,也看到了那个人,只可惜,认错人了!”

  “长得像吗?”姜新禹看着小兰问道。

  “很像。”小兰低声说道。

  “都说了认错人,还问啥!”童潼在一旁说道。

  姜新禹放下手里的报纸,说道:“你怎么知道认错人了?”

  童潼说道:“她亲口说的呀,我问她,你是服部美奈吗?她说不是,人家姓姜……不知道是不是你那个姜!”

  “姓姜?”姜新禹喃喃着说道。

  吃过了晚饭,童潼带着小纽扣去洗澡。

  姜新禹上了二楼书房,找出一本书随手翻阅着,心里总觉得不踏实,自己在运河北街住了大半年了,怎么从来没遇到一个长得像美奈的人?

  童潼说的对,能接连两次遇见那个“服部美奈”,她应该是住在附近,难道是最近才搬来的?

  心里有事,书也看不进去,姜新禹烦躁的点燃一支香烟,踱步到窗前向外漫无目的的看着。

  二楼能看到院子外的小路,昏黄的路灯下,一个黑影来回的徘徊,时不时的看一眼姜新禹家院门方向。

  虽然体型看上去有些臃肿,但是一个人的走路姿势很难改变,这个人的一切已然印在姜新禹的心里——她是服部美奈!

  姜新禹怔怔的看了一会,推开窗户猛然大叫了一声:“美奈!”

  黑影似乎吓了一跳,抬头看了一眼,随即匆匆向街口走去。

  姜新禹连外套都来不及穿,飞跑着冲下楼,由于心情过于激动,被小兰收拾卫生用的拖布绊了一下,踉跄着险些摔倒。

  小兰吃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她从来没见过姜新禹如此失态!

  跑到了院外,姜新禹四下看了看,沿着街道一路追了下去,眼看着一个黑影上了黄包车。

  若是回去取车,很怕会失去了目标,姜新禹发足狂奔,在马路上追着黄包车的背影。

  十几分钟后,黄包车转过了街角,等姜新禹追到时,那辆黄包车正空车往回走。

  姜新禹一把拽住车夫的胳膊,焦急的问道:“车上的人呢?”

  车夫说道:“下车了。”

  “在哪下的车?”

  “先生,你是干嘛的?”

  “我问你她在哪下的车!”

  姜新禹伸手去腰里摸枪,想吓唬吓唬车夫,却摸了一个空,回家后就把枪放在抽屉里。

  车夫见姜新禹横眉立目,也猜到了不是善茬儿,赶忙回身指了一下,说道:“就在那下的车。”

  说完这句话,趁着姜新禹扭头去看,赶紧拉着车沿街跑远。

  车夫指的地方是一条青石板路,路对面是几条小巷,以姜新禹的奔跑速度,他没有被车夫落下太远。

  所以,黑影如果穿过青石板路,姜新禹肯定会看见,她应该没有走远,就躲在附近。

  姜新禹沿着青石板路慢慢走着,边走边说道:“美奈,我知道是你,出来吧,我带你回家!”

  几分钟后,黑暗中传来低低的啜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