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43章 裴无名入魔

作品:重生东游记|作者:塞上孤客|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8-14 08:59:42|下载:重生东游记TXT下载
  不等汉钟离把话说完,那会客厅前方的园林之中,但见红光一闪,雀灵的身影已经跃于眼底,看他那神情有些臭屁的样子,显然是听到方才汉钟离所说的那些话。

  雀灵化作一团红光飞进会客厅之后,第一时间飞落到了汉钟离旁边的一把太师椅上,然后旁若无人的吃起桌子上特意为他准备的五谷来。

  不过也仅仅只是吞食了一两颗而已,他的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因为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裴无名,以及他身上的气息!

  “裴大人,你昨晚去了哪里?”

  “怎么一身的魔气啊!”

  雀灵说话的功夫已经从椅子上一跃而起,远远的躲到了横梁之上,看他那谈虎色变的样子,仿佛遇到了什么妖魔鬼怪似的,尤其那双绿豆大小的眼珠子里,更是充满了恐惧和嫌弃,仿佛一夜的时间不见,他与裴无名之前双加深了隔阂似的。

  “魔气?”

  “什么是魔气?”

  显然,对于裴无名他们这些凡人来说,从小到大根本没有见过所谓的魔,甚至听都很少听人提及,所在对于这个所谓的魔气,自然也是一无所知的。

  听雀灵这么一说,自然也是相当的诧异。

  其实想想也正常,毕竟魔族可是在七千年前就已经被天界给赶到了幽冥之渊去生存,当时还是蛮荒时期,民智并不开化,自然也就没有过多关于魔族的记载。

  后世之中哪怕偶尔有一此关于魔的传说,也都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反倒是精怪之说在民间很是盛行。

  “奇怪……”

  雀灵并没有直接回应裴无名的话,而是不解了摇了摇头,叫嚷道:“这长安城中,怎么可能会有魔的存在呢?”

  “不可能啊,整个六界之中,除了幽冥界之外,应该极少有魔族的出现啊,怎么会这样呢?”

  雀灵自顾自的嘀咕着,完全没有理会下方一脸懵的三人。

  “雀灵,你给我下来,好好解释一下,到底什么是魔族?”

  显然,这个问题对于汉钟离来说,同样也具有很强的吸引力,毕竟他出道这么久以来,遇到的都是精怪,至于魔族,似乎也是头一次回说。

  至于魔气,那就更加一无所知了。

  “你先别打岔!”

  雀灵居然出人意表的朝着汉钟离番了一个白眼,然后又将一双黄豆大小的眼睛挪到了裴无名的身上。

  一人一鸟对视片刻之后,雀灵这才缓缓的询问:“昨天你离开了元帅府之后,都去过哪些地方,一一老实的交待了!”

  “这……”

  裴无名当然也知道事情非同小可,略微迟疑之后,便将自己昨天送白灵回长乐宫之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雀灵,甚至就连他在小店里遇到那个奇怪孩童的事情,也都合盘托出了。

  “这就难怪了……”

  听完裴无名的诉说之后,场上一度陷入到了死寂之中。

  相对于雀灵的若有所思,汉钟离和郭仪更多的却是一种如芒在背的紧迫感。

  毕竟现在连蝙蝠精都没有解决,城中又发生了命案,而且死状还那么奇怪,这怎么能不令他们担忧不已呢?

  同时,裴无名口里所谓的河怪,也在很大程度上为他们这些攻打天蝠洞带来了一些不确定的因素。

  但是相对于郭仪和汉钟离而言,雀灵更在意的,却是那个所谓的奇怪孩童,因为此时,它几乎可以断定,裴无名身上的魔气,就是他带来的!

  “裴大人,你确定当时看到那个孩童的眼神之时,整个人仿佛魂都被勾走了?”

  “那他的双眼之中,是不是有一种异样的神光,仿佛能够吸引人的思绪?”

  “另外,他看起来是不是非常的瘦弱,而且身上的衣着也都相当的怪异,有一些异域的风情,甚至与长安城人士的打扮有些格格不入?”

  雀灵一口气连问三个问题,可见此事的严重性有多大。

  毕竟从认识雀灵以来,他的表现一直都是那么的不知天高地厚,就算是谈到紫蝠王的时候,他也并没有特别的忧心忡忡,可是此刻他的语气显然已经变得有些凝重,甚至有些忐忑了。

  “是啊……”

  裴无名眼珠子一转,苦笑道:“当时我也只是匆匆的一瞥,并没有看得非常清楚,但是大致的轮廓和装速还是有一些印象的,基本上与你所说的吻合。”

  “另外,他的穿着也确实有一些异域的风格。”

  “怎么,难道你们认识吗?”

  裴无名一脸好奇的盯着房梁上的雀灵,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哼哼。”

  雀灵却是无端的冷笑了两声,摇头道:“我若是与他认识的话,现在恐怕早就已经没命了。”

  “裴大人,我只能说幸亏你的命好,若是你今日不遇到我,或者,你斗胆去招惹那个看起来瘦弱的孩童,那么你可能早就已经命丧黄泉,或者魔化……”

  “所以你现在能站在这里,当真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呼……”

  此言一出,众人皆被吓了一个好歹。

  尤其是裴无名本人,更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生死线上走了一回。

  当下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气,在稳定了心情之后,追问道:“那听你所言,我在小店里看到的孩童,当真是所谓的魔族?”

  “可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世间有什么魔族的存在?”

  “在我的印象里,除了天地人三族之外,便再无其它了吧?”

  “无知。”

  待到裴无名一说完,雀灵当场便忍不住嘲讽了起来:“所以说啊,你们凡人空有一个绝好的先天条件,但是却并没有完全把灵智打开,所以有很多事情都处于懵懂无知的状态。”

  “这也就难怪那些妖精总是把你们凡人当成蝼蚁一般的存在了……”

  “不过……”

  说到这里雀灵忽然又话锋一转,用比较沉重的语气说道:“你们凡人虽然弱小,但却有天上的神仙眷顾,所以这么多年以来,人间倒也还算秩序平稳,没有出什么大乱子。”

  “但你们可曾知道,在万年前,世间有一个种族叫做魔族,他们的势力完全可以与天界抗衡,甚至比天界还要稍强一些。”

  “在上古时期,天界与魔族一直都争斗不休,双方也互有胜负,但一直都没有暴发大的战争。”

  “直到七千年前,天界终于对魔族发动了一次终极进攻,这一次进攻联合了当时的龙族,以及妖族,在三族合纵连横之下,终于将强大的魔族给赶到了幽冥之渊去。”

  “若非这一次天界的神仙大发神威,恐怕你们这些凡人,早就已经被魔族给族化了。”

  “对了,在这里我必须得提一句,所有感染了魔气的人,最终都会走向魔化的境界,包括你!”

  雀灵说到这里又用他那黄豆大小的眼睛扫视了裴无名一眼,仿佛此刻的眼神之中又多了一些兴灾乐祸之情。

  “那我岂不是也要被魔化了?”

  裴无名有全悸动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估计是内心受到了极度的惊吓吧,所以站起来的时候,似乎身体还恍了一恍,差点就被站稳。

  旁边的郭仪见状连忙伸出手去,打算搀扶裴无名一把。

  结果不等他碰到裴无名的身形,裴无名本人却已经勉强往右边一挪,避开了郭仪伸过来的手臂。

  待到站稳了身形之后,他这才苦笑着与郭仪对视一眼,摇头道:“元帅,此刻我身上已然沾染了魔气,你若碰到了我的身体,说不定魔气也会传染给你。”

  “既然这魔气被雀灵说得如此强大,那咱们之间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你……”

  看着裴无名瞬间有如死灰般的情,全然没有了先前的斗志,郭仪想说些什么,但却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诚然,裴无名说得没错,眼下的他身上既然沾染了魔气,那也确实是碰不得了。

  毕竟和魔族对视一眼都能沾染魔气的话,那么碰到裴无名已经沾染了魔气的身体,那岂不是更加严重几分。

  只是出于同朝为官的情份,而且裴无名先前也确实帮过元帅府一些忙,所以此刻心中便有一些不忍,想给他一些温暖罢了。

  不过既然裴无名自己都这样说了,那郭仪也只好无奈的将手给伸了回去,脸上则挂着无奈的苦笑。

  “他现在的身体,确实是碰不得了。”

  雀灵这时也适当的提醒:“元帅,钟离,你们最好离裴大人远一点,以免被魔气给感染。”

  “尤其是钟离,你身上的仙灵之气,和魔气乃是死对头。”

  “当年盘古开天僻地之后,世间分为阴阳二气,阳气上升逐渐进化为仙,而阴气下沉则滋生出了魔妖鬼。”

  “其中魔又承接了这阴气最为精华的部分,所以魔气和仙气,可以说自古以来就是两大死对头。”

  “你身上的仙灵之气一占沾染了魔气,恐怕连你也会被魔气感染,最后变成魔仙!”

  “有这么可怕吗?”

  看雀灵说得神乎其乎的,汉钟离的小心脏也是被吓了一跳。

  当下在郭仪的示意之下,父子二人俱都离开了桌子,与裴无名之间保持了差不多两米左右的距离之后,二人这才淡定了一些。

  “那……魔气这么厉害的话,裴大人还有救吗?”

  汉钟离站在郭仪的身边,仰头朝着房梁上的雀灵询问了起来。

  “有救是有救……”

  雀灵有些迟疑的扫视现场众人一眼,最后在三人殷切的期盼之下,嘀咕道:“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他今天遇到的那个孩童,极有可能就是当年神魔大战之中诛仙无数的瘟魔!”

  “瘟魔?”

  旁边郭仪闻言一愣,随即挑了挑俊眉,反问道:“所谓的瘟魔,顾名思义,便是在人间散播瘟疫的魔鬼吗?”

  “这……”

  “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是……”

  雀灵有些难为情的解释:“今天裴大人所遇到的孩童,应该是真正的瘟魔,在千万年之前,人间的那些瘟疫也确实是他散播的。”

  “但是,自从魔族与天界大战之后,魔族被赶到了幽冥之渊后,瘟魔同样也被困于幽冥之渊,这七千年之间,他是从来没有离开过魔界的,那么想要在人间作恶,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如今在人间散播瘟疫的,乃是天界的瘟神,他与瘟魔虽然也是同一体系,但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瘟神乃是天界册封的正神,是受到世人所膜拜和供奉的。”

  “而瘟魔则是六界唾弃之人,所以双方的地位是不对等的。”

  “当然,除了地位之外,双方的修为同样也不对等。”

  “据说如今天界的那位瘟神,他乃是当初封神大战之后才被封神的,所以他的修为是远远无法与上古时期就存在的瘟神相提并论的。”

  “另外,天界的那位瘟神,虽然说他偶尔会向人间散播瘟疫,但却并不是一个坏神仙,但凡他散播瘟疫的地方,那必然是因为当地人触怒了天庭或者玉帝王母,否则天庭不会随意让瘟神散播瘟疫。”

  “但这瘟魔就不同了,他天生就不喜欢受命于别人,做什么事情都是凭自己的喜好去办。”

  “只要他心情不好了,那么随时都有可能会散播瘟疫,如果心情好的话,也许还会到处凭着他天生的超强医术救人。”

  “总之,天界瘟神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必然会有天界玉帝的法旨才会为之,所以他是一个正品神仙,不会随意杀人。”

  “而瘟魔则不听命于任何人,做事全凭自己一时之间的好恶。”

  “当然,他也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那就是不会无缘无故的人杀人,一般他杀人的话,基本上都是因为被影响了心情,或者遇到了什么嚣张的恶人。”

  “街上那些寻常的百姓,只要不去招惹他,那么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动手的。”

  “是吗?”

  对于雀灵最后这一番话,裴无名其实是不太赞同的,毕竟裴无名方才在小店里,也没有招惹那个孩童啊,可现在自己不也是命悬一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