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474.吞,吞,吞

作品:我夺舍了魔皇|作者:八月飞鹰|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3 09:20:39|下载:我夺舍了魔皇TXT下载
  皇天图所营造的独立空间内,除了黄土符诏力量涌动,显化幽暗大地同天穹一起挤压郑池郑长老。

  与此同时,还有一只宝轮,分割大地冲出。

  大地裂痕,不仅没让大地挤压齐长老的力量减弱,反而更加凶悍。

  只因那宝轮的力量意境,同大地幽冥有相通相似之处。

  正是昔年小西天失陷在神州浩土的地藏轮。

  这佛门宝轮很平和的落在郑池身上,不带丝毫杀意戾气。

  但被地藏轮一压,本就不堪重负的郑长老,更加支撑不住。

  伤势过重,损耗过多的情况下,他现在甚至连“女娲”都难以施展,只能勉强凭自己的神魔不灭身咬牙抵挡,在皇天图里被压得难以动弹,没有脱身的机会。

  皇天图外,彭峰、杜期明两大长老,则神色复杂,看着陈洛阳。

  江懿的皇天图,他们也认了出来。

  罚神锋与罪魔铠,江懿交托给彭峰、练步一,似乎在预示,江懿对陈洛阳虽然信重,但并非全无保留。

  但皇天图这件江懿本人亲手祭炼的至宝,现在却出现在陈洛阳手里,似乎又显得他们先前的判断有所偏差。

  教主江懿,为何这般看重甚至是纵容眼前这个年轻人?

  莫非,有关至尊的传闻,是真的?

  可即便如此,江懿也断没有将教主拱手相让的可能。

  眼下郑池之乱,步入终局。

  可古神教接下来,内部是否真的平静?

  这位陈副教主,和江教主之间,是否终将有一场龙争虎斗?

  从前,他们觉得陈洛阳再如何出格,终究在江懿掌握范围内。

  眼下再如何纵容,只要江懿愿意,便可以拨乱反正。

  陈洛阳只是江懿手里一把尖刀。

  如果有朝一日刀尖指向主人,江教主可以立马将之折断。

  就算不折断,也伤不到他。

  因为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了。

  可现在,一群古神教宿老,对此不再有信心。

  彭峰、杜期明看着面前苦海一脉的舍心、圆癫、舍明三大魔僧,以及青牛观的叶蚕眠、李青原两大道门高手,目光充满审慎。

  原先他们更多认为,是江懿代表古神教,同苦海一脉达成协议,三大魔僧来帮忙对付郑池。

  但在青牛观中人也现身后,他们先前的想法动摇了。

  眼前这些人,到底是因谁的面子而来?

  如果是陈洛阳的话,这其中的水可就太深了…………

  “郑池伏诛,总算不负所托。”青牛观“藏神手”李青原,朝陈洛阳打个稽首:“贫道与叶师侄,这便告辞了。”

  叶蚕眠同样向陈洛阳一礼。

  他们无奈之下,来帮忙围杀郑池,此刻功成,自当尽快返回。

  青牛观现在的局面不稳,需要尽量集中力量,叶蚕眠二人自然不好在外久留。

  而他们的动作落在古神教众人眼里,则让大家都心中一动。

  青牛观,真是冲陈洛阳的面子而来……

  “辛苦二位。”陈洛阳微微颔首。

  两个道士,便即化作紫气,消失在天际。

  苦海一脉,舍心魔僧亦双掌合十,向陈洛阳一礼:“老衲师兄弟,也就此别过,请陈教主代我等向江教主问好,圆癫师侄留于贵教,以便贵我两家交流联络,叨扰之处,还请陈教主多担待。”

  他身旁的圆癫魔僧,正是先前到访古神教总坛的那个年轻和尚,这时也双掌合十,分别向陈洛阳、练步一、彭峰、杜期明一礼:“不周到之处,还请诸位施主见谅。”

  练步一、彭峰和杜期明,又感到意外。

  苦海西来,东进西秦皇朝疆域,同样正是用人之际。

  与郑池一战结束,舍心、舍明两大高手忙着赶回自家出力,自是正常。

  可是圆癫却要留在古神教这里,又是何故?

  说是居中联络,但份量未免太重,有杀鸡用牛刀之嫌。

  圆癫何许人?

  苦海年轻一代第一人,同练步一、叶蚕眠、雨山鸣并列红尘十杰,乃红尘界年轻一代翘楚,不论修为境界还是当前实力,都更在古神教林岩、汤乙明等人之上。

  当前第十七境的修为境界,实战中却堪比第十八境的巅峰武圣,不弱于一旁的舍明魔僧。

  也就是舍心魔僧这般位列十强武圣的顶尖高手,眼下才能说压他一头。

  但圆癫一招突破,与舍心魔僧同为第十八境,可能就是另一回事了。

  如果没有惊天大意外,下一代苦海之主,很可能便是他。

  即便眼下第十七境的修为,整个苦海一脉,圆癫也是排名前几的高手。

  对他,和对青牛观叶蚕眠、古神教练步一、天河小剑仙一样,早已不能当做年轻传人来看待,而是一方圣地的顶梁柱之一。

  眼下苦海经营西秦地界,同小西天、青牛观争锋,圆癫居然就直接置身事外,在古神教待着?

  还是说,江懿与陈洛阳二人,跟苦海之间另有交易,接下来古神教要再次介入西秦之争?

  这就是今天三大魔僧出手相助的条件?

  可是对刚刚经历内乱,需要平复,休养生息的古神教来说,马上再有大动作,并非明智选择。

  但如果古神教接下来不帮苦海的话,圆癫留下来做什么?

  彭峰等人心中惊疑不定。

  陈洛阳神情则波澜不惊,看着舍心、舍明二人说道:“有劳二位出手,圆癫大师留下,本教自不会怠慢。”

  “谢过陈教主。”苦海三僧齐声道。

  舍心、舍明二僧,告辞离开。

  圆癫则静静留在原地。

  陈洛阳看向练步一等人,吩咐道:“我带郑池回总坛。

  青龙与彭老,前往蛮荒,寻机给对方些教训。

  从他们介入本教内务的那一刻起,就该知道,要付出代价。

  其中分寸,你们自行把握。”

  “好。”练步一此刻神色已经恢复如常,仍然一幅淡然模样。

  彭峰深吸一口气,也点头应下。

  之所以说古神教眼下无力兼顾西秦,原因便在于自家这场内乱,还牵扯蛮荒,不管是还击还是戒备,都需要大量精力。

  陈洛阳点点头,然后再看向杜期明:“郑池残党,杜老主持清剿,首恶郑池已伏法,余者投降不杀。”

  杜期明言道:“是。”

  同郑池一起来到此地的亲信,眼下已经血流成河。

  余下的古神教教众,这时重新集结,望着陈洛阳,心中观感,相较今日一战以前,同样又生出许多变化,大家心里都五味杂陈。

  “今日平伏郑池之乱,参与者尽皆有功。”陈洛阳淡淡言道:“有功则赏,待事毕之后,谁也不会落下。”

  众人轰然应诺:“谢陈教主隆恩!”

  当下大家,分别随练步一、彭峰、杜期明等人退下。

  陈洛阳则动身返回古神教总坛。

  圆癫与他同行。

  “相信不用多久,贵教教众再谢恩时,便只会言‘谢教主隆恩’。”年轻和尚微笑着,边走边说道:“敝寺愿为陈教主大业,贡献绵薄之力。”

  陈洛阳不在意的说道:“不急。”

  圆癫便即微笑点头,闭口不言。

  苦海下如此大本钱帮助陈洛阳和古神教,甚至不惜影响自家在西秦的谋划,自然不是为了陈洛阳本人,而是希望对方能帮忙在至尊面前美言,乃至于为自己赢得至尊青睐的机会。

  不过这些事不需要常挂在嘴边,大家心知肚明即可。

  “眼下,倒有另一番事。”陈洛阳言道。

  圆癫双掌合十:“陈教主请示下。”

  “将这东西,送回本教总坛。”陈洛阳将皇天图递给圆癫。

  圆癫微微一怔,然后就见眼前时空变幻间,陈洛阳本人消失不见,也被吸入皇天图内独立天地中去。

  年轻和尚恢复平静,捧着皇天图默立原地片刻后,轻叹一声,带着图卷,向古神教总坛行去。

  陈洛阳进入皇天图的天地中,就见郑池还正被压制,难以动弹。

  不过,因为陈洛阳这个主人本身境界目前还稍低,所以能催动宝物的时间都不长。

  尤其是这么多至宝一起催动,更是难以长时间维系。

  失去宝物镇压,郑池便可能缓过气来。

  虽然他眼下伤重疲惫,但作为巨头强者之下屈指可数的高手,一旦稍有喘息之机,或许便有翻盘的希望。

  陈洛阳自不会给对方机会。

  他平静的来到郑池面前,然后直接伸手,一掌按向对方。

  当前情况下,郑长老没有更好选择。

  他的反应,同齐长老一样,唯有尽全力迎击陈洛阳。

  如果能制住陈洛阳本人,便能直接解除几大至宝的威胁。

  但只是刚一接触,郑长老就察觉情况不对。

  意识到陈洛阳学会偷天换日大法后,郑池当即抱元守一,抗拒陈洛阳掌心的吞噬之力。

  他虽然重伤,但是修为根基远比齐长老他们深厚太多,及时反应的情况下,生生从偷天换日大法的无底深渊里抽身而出。

  陈洛阳不焦不燥,手掌继续向前。

  郑池面沉如水,只能眼睁睁看着陈洛阳的手掌,按在他神魔不灭身之上。

  不施展神魔不灭身,就要被此间合拢的天地生生挤死。

  而眼下,他神魔不灭身的力量,则如堤坝决口一样,狂泻而出,落入陈洛阳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