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216章 四下求情

  张癞子这趟去县城走了四天。

  等到第四天回来的时候,张祥子已经在祠堂里关了三天了。

  起初,他还在里面闹腾,叫喊,咆哮,甚至砸了祠堂里摆放的关于这个村最早的两位先祖的牌位。

  那两位先祖,据说是很久很久以前从东南沿海一带逃避海盗的一对渔民兄弟。

  他们讨到了眠牛山这一带,在这里停了下来,开荒种地,盖屋子,娶妻生子。

  儿女长大了,再接着开枝散叶,很多很多年过去了,他们的儿女后代,跟旁边一些其他的住户融合在一块儿,后来渐渐形成了如今的长坪村。

  长坪村原名叫长平村,寓意就是长长久久的平安顺遂。

  时至今日,村里虽然存在多姓,但是这两兄弟的牌位一直摆放在祠堂的最显眼处,每年清明,中元节,还有过年的时候,都会接受全村老少的香火供奉,这叫不忘本,不忘根。

  可是,张祥子关在祠堂的三天里,竟然把这两兄弟的牌位给扔到地上去了,撒气不吃祥子娘送来的饭菜,故意吃供品。

  这下,几位多年都不管事的村老发飙了,当即就带人冲进祠堂,将张祥子狠狠训了一顿,接着五花大绑在祠堂里的一棵柱子上,刚好面对着那两兄弟的牌位跪着。

  就好像秦桧石像对着岳飞跪那般……

  所以,等到第四天张癞子从县城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便是这副场面。

  张癞子得知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又惊又气,当时就气到吐出一口黑血晕死过去。

  待到再次醒来,他提着烟酒往各位村老家走了一遍,然后,双手提着礼物去了杨家五房,当面给鲍素云和绵绵那赔礼道歉。

  “绵绵娘,是我家那畜生鬼迷心窍,就是打死都活该。”

  “求求你看在咱同村的份上,开开恩,帮我跟老三那里求求情,说句好话,让他先把人放了,我带回去一定严加管教,求求你了……”

  鲍素云一脸为难,“这件事儿,已经闹到那个份上,不是我一个妇人家说几句好话就能揭过去的了。”

  “何况,这事儿是男人们的事儿,村老和里正说了算,我一个妇人家不插手那些。”

  鲍素云冷着脸子把张癞子请出了门,他带过来的礼品,也一样不收。

  望着紧闭的院子门,张癞子一筹莫展,缩着肩膀等在门口的祥子娘凑过来,幽怨的看着院门,一脸惶然。

  “完了完了,连鲍素云这种好脾气的人都不帮咱说话了,祥子这回是真没得救了……”

  “闭上你的鸟嘴!”张癞子猛地扭头恶狠狠剜着妇人。

  “前段时日的教训你咋记不住?明明事情都要过去了,老子去县城给他找差事,让你在家看着他。”

  “你又怂恿他做坏事,你们这对母子,这是存心要坑死我吗?啊?”

  祥子娘很怕这样发脾气的张癞子,可同时又觉得自己委屈。

  “我没有怂恿他,是他自个想到的主意,我不过是没拦……”

  “亏你说得出口!”张癞子跺脚。

  他指着妇人的鼻子:“慈母多败儿啊,你要是及时拦住,跟他说些教导的话,他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你这个祸害,你害死我们了!”

  祥子娘咧开嘴哭起来,“我护着我自个儿子咋啦?我多疼他一点碍着谁了?你就晓得冲我凶,这几日村里人个个都欺负我,我过得生不如死……”

  张癞子一巴掌拍在妇人的脸上,“那你就去死,我不拦着!”

  撂下这话,他拎起地上的礼品转身气呼呼走了。

  夜里,张癞子拎着丰厚的礼品来了杨华忠家。

  站在门口,畏畏缩缩的,灰败的脸上挤出讨好的笑容来,再没有从前来时那种大气。

  杨华忠暗叹了一口气,让小花带着俩孩子去了后院,连孙氏,都被打发走了,这也是给张癞子的体面。

  张癞子自然明白杨华忠的用意,当杨华忠招呼他过来桌边坐的时候,他感激的点点头,便拎着东西过来了。

  “老三,我晓得你家啥都不缺,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你别嫌弃……”

  他把东西放到桌上,口中小心翼翼的说着这些场面上的话。

  杨华忠眉头皱起,摇摇头:“癞子兄弟,你也晓得我杨华忠是啥样的人,这些虚的,我不喜欢。”

  “你过来找我,我也晓得你是为了啥事儿,东西待会你带回去,这会子你坐下来,咱俩就事论事。”

  张癞子一张脸涨得通红,点点头,来到杨华忠面前坐了下来。

  若是杨华忠像几位村老那样,看在礼品的份上对他改变了脸色,他倒能顺理成章的把后面早就想好的求情说辞给说出来。

  可杨华忠不按套路出牌,这让张癞子顿时也乱了方寸,接下来该说啥,做啥,也不知道了,只得听从杨华忠的吩咐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并耷拉下脑袋。

  杨华忠看到张癞子这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只得开门见山道:“张祥子的事儿,已经不再是一般的小偷小摸那样简单了,这性质太恶劣,影响太不好,

  你若是想要豁出脸面跟我说求情,放他出来,我也不跟你绕圈子,这不可能,因为他已经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了,是咱长坪村的害群之马,必须严惩!”

  杨华忠一番话,直接把张癞子打入了冷水盆里,从手指头到脚底板,凉得透透的。

  张癞子抬起头来,眼底涌出一行浊泪。

  “老三,我给你下跪,下跪成不?”

  他作势要滑下去,杨华忠一声吼。

  “你这是做啥?又哭又下跪,这是赖上我了不成?你再不坐好了说话,我可跟你翻脸!”

  张癞子被杨华忠这副威严的样子吓到了,赶紧坐了回去。

  “老三,我、我、不瞒你说,我这几日已经在县城给祥子找了一份差事做,本意就是想把他打发出村的,没想到我前脚走他后脚就犯怪了,我、我真是一直在想法子处理这件事啊!”

  张癞子跟杨华忠这声泪俱下的诉说着,听得杨华忠眉头大皱。

  “你也别哭了,就说说吧,这件事你接下来打算咋整!”杨华忠道,“我可告诉你,如今再把他送去县城做差事可不行,他随时可能回村,可能害到绵绵,他是个大隐患,你必须给出一个完全的策子来,不然,就送官府查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