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十五章 你这逆徒

作品: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作者:熊猫胖大|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08-14 08:58:40|下载: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TXT下载
  星宿海,位于甘肃一处荒原绿洲中,方圆几百里均为一望无际、大大小小的湖泊和沼泽,在阳光下登高远眺,便熠熠闪光,宛如夜星,故得名星宿海。

  当年丁春秋为得到逍遥派绝学而打伤苏星河,苏星河便骗他说秘笈都藏在星宿海中,所以丁春秋不远万里到此地定居寻找秘笈,并创立下星宿派。星宿海常年阴暗潮湿,百草不生而毒物繁殖甚富,故星宿派弟子常在此地捕捉毒物,以作修炼毒功之用。

  最近这几天,丁春秋的心情非常不美丽,因为他的宝贝神木王鼎,被阿紫偷走了。

  神木王鼎是一只六寸来高的小小木鼎,深黄颜色。木鼎彤琢甚是精细,木质坚润似似玉,木理之中隐隐约约的泛出红丝。其天生有一股特异气息,再在鼎中燃烧香料,片刻间便能诱引毒虫到来,方圆十里之内,什么毒虫也抵不住这香气的吸引。

  丁春秋创出的化功大法,经常要将毒蛇毒虫的毒质涂在手掌之上,吸入体内,若是七日不涂,不但功力减退,而且体内蕴积了数十年的毒质不得新毒克制,不免渐渐发作,为祸之烈,实是难以形容。因为有此祸患,所以丁春秋才必须有神木王鼎相助方可修炼此功。

  但是阿紫居然趁他不备,偷走了神木王鼎。

  丁春秋所居之地是阴暗潮湿的深谷,毒蛇毒虫繁殖甚富,神木王鼎虽失,要捉些毒虫来加毒,倒也并非难事。但寻常毒虫易捉,要像从前这般,每次捕到的都是稀奇古怪、珍异厉害的剧毒虫豸,却是可遇不可求了。更有一件令他担心之事,只怕中原的高手识破了王鼎的来历,谁都会立即将之毁去,是以一日不追回,一日便不能安心。

  如今他已派出弟子去追拿阿紫,甚至连大弟子摘星子也遣了出去。但一次次飞鸽传书报来,均甚不利。这让丁春秋的脾气愈发暴躁,动不动就要杀几个人出气,搞的星宿派上下人心惶惶。

  ……

  中午,在前往星宿派的山路上,凌池和四剑正坐在路边做锅贴吃,浓郁的香味不断地向远方飘荡,四人吃的正香,却引来了一个少女。

  “喂,你们在吃什么?”清脆的声音将五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山路上,站着一个十五六岁、一身紫衫的少女,身材娇小玲珑,肤色雪白,容貌十分的精致,尤其以一双乌溜溜,灵动如星的眼睛,与满脸伶俐精乖之气为其最动人之处。

  凌池心中一动,把一个锅贴塞进嘴里,含混道:“锅贴。”

  “锅贴?”少女眨眨眼睛,看到四剑都背着长剑,心知她们一定是江湖中人,内心多少有些警惕,走到他们五米开外便停下脚步,闻着诱人的香气,满脸陶醉之色:“这锅贴卖吗?”

  “卖。”凌池笑问:“姑娘要几个?”

  “怎么卖的?”阿紫忍不住又往前走了两米。

  “五两银子一个。”凌池说道。

  “多少!?”阿紫以为自己听错了。

  “五两银子。”凌池身处五根手指,道:“白银,五两。”

  “……”少女气乐了:“你还真敢要啊!”

  “有什么不敢?”凌池说道:“我这锅贴吃一个就能恢复大量的精力和体力,比如姑娘现在,风尘仆仆,看起来好像又累又饿的样子,要是吃我一个锅魁,不说立即龙精虎猛,至少也能活力十足,姑娘要是不信,可以尝一个试试,要是无效,分文不取。”

  “这可是你说的。”少女眼睛一亮,道:“给我来个尝尝。”

  “好。”凌池从车上拿了个小碟子,夹了个锅贴递给她:“刚出锅的,有些烫,慢慢吃。”

  少女接过来,笑道:“你这人又不是奶妈,那么啰嗦做什么?我又不是不懂。”

  “倒是我多嘴了。”凌池笑了笑:“姑娘慢用。”

  少女夹起锅贴,吹了吹气,咬了一口。

  “啊嗯——”

  “叮,征服高级白色食客阿紫的胃,食客等级过低,不计入征服次数。掉落高级白色菜谱——红烧河豚。”

  “红烧河豚:高级白色菜谱,毒抗+0.5,有效次数三次。”

  果然是她。

  凌池看到新的菜谱,不禁笑了笑,还不错。

  等阿紫清醒过来,一口就把剩下的锅贴塞进嘴里,像个小仓鼠似的咀嚼着,十分可爱。

  凌池呵呵笑道:“姑娘,如何?是不是觉得精力充沛,疲惫一扫而空?”

  阿紫眼珠转了转,哼了一声:“根本不管用,我还是又累又饿。”

  “哦?”凌池都一百多岁的人了,哪会看不出阿紫这点小心思,轻笑一声:“看来姑娘是不太方便,既如此……”凌池又夹了几个锅贴,用油纸包起来,递给她。

  “什么意思?”阿紫眨眨眼睛,不明所以。

  “姑娘今天不方便,我想也是有些难处,既如此,这些便给姑娘在路上吃用。若未来某日,姑娘手头宽裕了,再还我饭钱也不迟。”凌池微笑道。

  “……”阿紫看着他,眼睛一眨一眨,就像天上的星星:“你这人是不是傻?如果我永远也不宽裕怎么办?”

  “那这些就算我请姑娘的吧!”凌池把油纸包塞到她手里:“江湖不易,姑娘年纪轻轻就出来行走江湖,遇到困难在所难免,今日我帮了姑娘,只盼日后若有好人蒙难,姑娘力所能及的伸出援助之手,也就够了。”

  阿紫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内心难免多了几分震颤:“你这人……”

  “阿紫,原来你在这里!终于追到你了。”就在此时,数十个身穿帮派服饰、手拿利器的年轻男人从山间冲了出来,口中大喊:“交出神木王鼎,饶你不死!”

  “糟糕!”阿紫面色剧变,当即丢下凌池和四剑就跑,但跑的时候却大喊一声:“他们是星宿派的人,杀人不眨眼,你们快跑啊!”

  见她逃命以前还不忘提醒他们,凌池微微一笑:“星宿派,真是好极了。”

  金光迸发,金龙冲天而起,皇者的霸气铺天盖地的朝星宿派众人席卷而去。效果发动,100%几率让敌人胆怯,50%几率让敌人战力下降,10%几率让敌人不战而降。

  星宿派众人当即陷入胆怯状态,而后50%的概率触发,所有人的战力大幅下降,随后又有近半的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叫一声:“爷爷饶命!”

  没有跪在地上的也惊恐万分的站在原地,面对呼啸而至的金龙,半点反抗之心也难以生起。

  轰的一声巨响,当烟尘散尽,数十星宿派众人已全部身受重伤,倒地不起。

  还没跑远的阿紫看到这一幕,惊呆了。

  四剑却是无奈起身,接过凌池递过来的臭豆腐乳,跑过去给他们喂shi。

  一连串的叮叮声响起,这回爆出来的都是白色菜谱,甚至大部分是普通白色菜谱,只有三张高级白色菜谱。

  “一群废物。”凌池很不满意,随手在路边轰出一个大坑,把这些人丢进去,活埋了。

  星宿派没一个好东西,活埋一点也不冤枉。

  见凌池在土堆上踩来踩去,阿紫眼睛里满是兴奋之色,快步跑过来跟着他一起踩:“大哥,你好厉害!”

  “……”凌池看着她,笑道:“姑娘怎么不跑了?”

  “追杀我的人都死了,我还跑什么?”阿紫嘻嘻一笑,道:“大哥,多谢你啊!我叫阿紫,你叫什么?”

  “凌池。”凌池微笑道:“凌云壮志的凌,酒池肉林的池。”

  “酒池肉林?嘻嘻,凌大哥的爸妈真会取名字。”阿紫嘻嘻一笑,眼珠一转,道:“凌大哥,你好厉害呀!刚才用的是什么功夫?太霸气了,比星宿老怪厉害多了。”

  “你猜。”凌池笑道。

  “嘻嘻,我不猜。”阿紫笑的更欢快了:“凌大哥你好有趣啊!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

  “……”这么自来熟,该说不愧是阿紫吗?

  凌池把土堆踩平了,跺跺脚,问道:“阿紫姑娘,他们为什么追杀你?”

  “因为我偷了星宿老怪的神木王鼎。”阿紫竟然没有隐瞒,直接从包袱里拿出一个小木鼎,道:“这神木王鼎能吸引各种毒物,老怪修炼化功大法,需要借用神木王鼎,但是我把它偷出来,他就没办法修炼了,时间久了,甚至还有中毒的危险。”

  “原来如此。”凌池打量着神木王鼎,跟小说里描述的一样,六寸来高,深黄颜色。木鼎彤琢甚是精细,木质坚润似似玉,木理之中隐隐约约的泛出红丝。

  “这么说来,星宿老怪还在星宿海?”凌池问道。

  “应该在吧!”阿紫说道:“凌大哥问他做什么?”

  “呵……”凌池笑了笑:“清理门户。”

  “???”

  ……

  一天后,星宿派遭遇了一场屠杀。四个一模一样的美貌少女手持长剑,结成剑阵,如同绞肉机一般杀入星宿派,所过之处血肉飞溅,寸草不生。

  星宿派除了丁春秋之外,只有几个弟子是白色高级人物,其他的都是普通白色人物,面对白色顶级的四剑,还是结成剑阵的四剑,根本没有半点招架之力,他们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四剑宰割。

  阿紫看着眼前的一切,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好……好厉害……”

  她想到了四剑会很厉害,毕竟凌池那么厉害,作为凌池的侍女,没理由太弱,只是没想到她们竟然厉害到了这种地步,刚才被杀的那几个人,可是有她的师兄追风子和出尘子。

  星宿派弟子辈分的排法与众不同,其他门派是以入门顺序或年龄作排列,但星宿派是以武功高低作排名,弟子们若自认为自己武功可打败大师兄或大师姐,随时可以向他或她挑战,如果赢了,即可代替他原本的地位,但是输了的话,有可能连性命都不保。

  阿紫在星宿派弟子当中排名第五,这可是实打实杀出来的排名,而能成为她的师兄,追风子和出尘子的武功还要在她之上,可是他们遇到四剑,竟然毫无抵抗之力,一剑就被了结了。

  只是,为什么?

  星宿派和其他武林门派不同,其他武林门派依靠的是真正的拳脚或兵刃的硬功夫,而星宿派主要是用毒杀人,面对来敌,往往还没冲过来,就已经中毒倒地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四剑却没有半点影响?

  不只是四剑,就连凌池在各种混杂着毒物的空气中自由呼吸着,除了偶尔打个喷嚏,竟是丝毫不受影响。

  阿紫口中含着避毒丹,抵挡着空气中的毒素,惊奇道:“凌大哥,你和四位姐姐都戴了避毒的宝物吗?”

  凌池笑了笑:“哪有什么宝物,不过是百毒不侵而已。”

  “百毒不侵!?”

  没错,百毒不侵。从莽牯朱蛤身上爆出来的菜谱,凌池早已做了出来,不只是他和四剑,双儿、黄蓉,以及农场里的所有农夫都已经吃过了。

  虽然农场里的人不用面对外面的危险,但还是害怕中毒或受伤的,他们能长生不老,不过是因为被系统绑定的效果,但不代表他们就不会死了。

  如果被下毒,或是重伤不治,他们还是会死的。为了防范这种风险,凌池有什么好东西都会跟他们分享,正因如此,农场里的人才愿意毫无保留的为他做事。

  哪怕被招募了,他们依旧保留了完整的人格,如果凌池对他们不好,他们也不是不会反抗,不然令狐冲就不会总是占他便宜了。

  说话间,四剑已经杀到了星宿派的大殿之中,此时丁春秋就端坐在最上方的宝座,冷冷的注视着屠杀他星宿派弟子的四剑,还有跟在一个白衣少年身旁的叛徒阿紫。

  “阿紫!”当所有派内弟子都被杀光的时候,丁春秋从宝座上站起来,冷冷的盯着阿紫:“你这逆徒!”

  丁春秋多年来在阿紫心中形成的可怕形象根深蒂固,阿紫吓的娇躯一颤,急忙躲在凌池身后,抓着他的衣服,手心都是汗。

  “丁春秋!”一声大喝震的阿紫和丁春秋耳膜嗡嗡作响,两人都呆住了。

  凌池抬起左手,大喝道:“你这逆徒,还不束手就擒!”

  看到凌池左手中指的戒指,丁春秋身心剧震:“掌……掌门指环!?”

  *****************

  第二更,四千字,今天总计更新八千字,补上了昨天两千字的空缺。熊猫一直在努力,求月票,求推荐票,?(′???`)比心